最近看了蔣勳的 <孤獨> 
太喜歡這本書,看了兩次

書中提到一個寂寞的中年婦人
老公不明白她心裡想的是甚麼,也沒耐心聽她說話
於是她就待在公寓裡,每天聽著鄰居開關門的聲音
想著誰又出門了、要去做甚麼事
終於有一天
她再受不了這種孤獨,提起勇氣出走
她走出去了,
走到巷口,就遇到眼鏡行的老闆
眼鏡行老闆對她說:x太太,回家嗎?再見喔。
忽然,她心虛了
又一步一步的走回家去

這個大半輩子都住在這條巷子的這棟房子的婦人
她最偉大的出走,就是走到巷口
然後......又回家了



為了這片天空、為了這面海,我不惜帶著兒子"離家出走"





"我的心湧起千層情濤,衝向世界的岸邊"
"我的心張帆在閒風中,將駛向無名的幻影之島"
"啊!世上小小的流浪者之群啊,把你們的足跡留在我的字句裡吧。"
"啊!美人,妳要從愛之中去培養妳的內在美,不要在鏡前去陶醉妳的外在美。"
 
                                                                                                       ~~泰戈爾<漂鳥集>





龍應台說:"我慢慢的、慢慢的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
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
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
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
於是,在孩子還小的時候
在孩子還會對我說 "媽媽,你的寶貝在這裡" 的時候
我要努力收集他盡情歡笑的容顏







林懷民說:年輕時的流浪是一輩子的養分
孩子,這個世界等著你睜大眼去看
你當盡興的笑、盡情的哭、用盡你所有的力氣去體驗






海洋玫瑰,在網路上頗負盛名,訂不到房宿,只好來頓午餐
親身體驗以後
發現海岸好美,餐廳有點擠,而蒼蠅好多





兒子說:媽媽,他把你畫的一點都不像,他把你畫成辣妹了.....
在兒子眼裡,媽媽是講故事、檢查功課的媽媽,媽媽怎麼可以辣?






到貢寮走走,這次沒有兒子在身邊,是名副其實的"吳小姐"
找了一個也喜歡攝影的朋友同行
兩個人走沒幾步,就興奮得停下來:啊~~這裡好美,照個相吧
於是短短的山路,給我倆爬了好久好久





最近才開始在部落格多放了一些自己的照片
以前不放是因為我常常不大喜歡自己照相的樣子
原因是我總拿捏不好那笑容

以前拍畢業大頭照的時候
同學們排了長長一列,一個個輪流照相
總聽到攝影師說:笑大一點、再開一點喔~~
怎麼到了我的時候
攝影師卻說:同學,把嘴巴閉起來......
唉~~~





朋友說:婷華,你照的相片太亮了, 失去了深幽的味道.....
是啊、是啊!!
我就是喜歡澄澄澈澈的藍、翠翠亮亮的綠
朋友又補了一句:也許是因為你還年輕的關係....
恩恩......
也許、也許到了我不想動、只想坐在搖椅上回想的時候
我會開始懂得深隧、幽暗之美 





終於抵達終點
一直以為貢寮只有海,沒想到也有這麼美的山
早知道就先買一個福隆便當到這裡野餐







要不是因為天色漸漸暗了
真能坐在這裡發呆一整天
朋友的背影在寬闊、飄渺的山中顯得柔弱
像是一個不經事的十七、八歲少女

忽然想起某本書裡的話:
"人生就像一盤棋,當棋局結束,卒子、國王、皇后,都要回到同一個盒子裡....."
對於生命的豐富,我們當斤斤計較
至於名、利、權、貴......
反正我們都將一無所有的回到同一個盒子裡
一切,夠用就好



myhospit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