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痛恨自己老是丟三落四、忘東忘西?
常常,我會遇到病人央求我開立"不會讓人健忘"的處方
人們討厭一轉身就忘了鑰匙放在哪兒
或沖澡沖到一半,忘了究竟抹肥皂了沒的那種無力感
這種意味著衰老的感覺真是令人沮喪!

那麼
如果有一種"紅色小藥丸"
能讓你的記憶鮮明、歷歷在目
你會不會心動?

別急著行動!
也許....你得先想想後果,再做決定...



也許,回憶就是得帶點朦朧的感覺才最美.....

二十世紀末
哥倫比亞大學教授肯德爾
利用海蝸牛實驗發現一種稱為CREB(反應元素結合蛋白)的物質
CREB就像魔鬼沾
能讓回憶固著在細胞傳導路徑上好幾年
他還用CREB改良了一批"天才海蝸牛"
這些蝸牛竟然記得起周遭貝殼的螺旋花紋、珊瑚礁的顏色、食物位置等等
聰明的令人難以置信

這位科學家因此創立了記憶製造公司
針對記憶衰退的問題創造出紅色小藥丸(預計十年間上市)

問題是.....
你真的想記起所有的事嗎?
你不只記起第一次親吻的那分悸動
你還記得當初所有的細節
那時的燈光、你倆的對話、當晚的菜單
你同時也重新經歷了失戀令人難以忍受的椎心之痛;
你突然想起國中某個惡劣老師對你難堪的辱罵
而這正是你花了好久的時間好不容易才忘掉的
更別說是其他生命中更巨大的傷痛
又鮮明的重新席捲而來....

你或許會想在考試前來一顆紅色小藥丸
好讓自己記得所有考試的內容
然而,
正當考試結束,心裡渴望好好放鬆一下
無奈背誦的國文第八課
就像刻在腦子裡一般,久久揮之不去
多麼惱人!

每天
我們接收大量的影像、聲音、情緒、互動等訊息
適當的忘掉不重要的過去、模糊不快的記憶
能讓我們得以持續接受新知、迎向新的未來
而腦子裡鉅細靡遺的過去,讓我們很難專注於當下

其實,肯德爾在發現CREB的同時
也找到了抑制記憶的因子
他發現人腦原本就有遺忘的機制
關鍵在於一種叫磷酸酶的酵素
這種藥物一旦被發明上市
將可望消除創傷受害者的傷痛記憶
有如忘憂水一般

那麼
歹徒是否也能在犯案後立刻給受害者服用一顆藥物
以消弭其罪證?
當傷痛的記憶被消除殆盡
人們如何從中記取教訓、獲得成長?

科學的道德爭議也許永遠也沒完沒了
但是,說真的
我喜歡那靈光一現的感動
在剎那幾秒間
那聲音、那氣味、那畫面
就能將你帶回許久許久以前那分熟悉的感覺
你會不自覺的閉上雙眼
獨享那種微甜的滋味





創作者介紹

明原中醫診所

myhospit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